历史上长平之战真的全怪赵括吗?

9小时前 (06:30:18)阅读1回复0
抖一抖
抖一抖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8
  • 经验值327535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65507
  • 回复0
楼主

长平之战是战国期间秦赵两国之间一场闻名的战争。赵括也因而战成为世人熟知的汗青人物,因他产生的“夸夸其谈”那个典故也因而让人熟知。赵国的战败能否全怪赵括,他应该为此战失败负多大的责任呢?他能否有更好的抉择呢?

汗青上长平之战实的全怪赵括吗?

上党:引发秦赵长平之战的导火索按照《史记》的记载,秦赵之间那场战争的间接原因就是上党郡的问题。公元前262年,秦国攻占韩国的野王(今河南沁阳),间接割断了韩国上党郡与韩国本土的连写,也就是使上党成为离开韩国本土的飞地。于是韩国国君韩桓惠王痛快就让上党郡守冯亭将上党献给秦国,以求的秦国罢兵。成果冯亭不情愿投降秦国,就痛快将上党献给了相邻的赵国,由此引发了秦赵长平之战。其时冯亭向赵国献出上党郡十七城时,赵国国内有两派定见:

回绝派:此派以赵国宗室平阳君赵豹为代表,他认为,上党郡原来已经是秦国的囊中之物,假设贸然夺走,就等于当面给了秦国一记耳光,一定会招致秦国的进攻,并且也给了秦国开战的理由,并认为那种虎口夺食的行为长短常求助紧急的。

承受派:那一派以同样是赵国宗室的平原君赵胜为代表,做为战国四大令郎的赵胜不断以来是个强硬派,屡次与秦国为敌。因而他认为即便出动大军都不见得能打下几城池,现在不废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十七座城池,那种利益不克不及白白丢弃。

最末的成果是赵孝成王从命了平原君赵胜的定见,承受了上党郡,而且派廉颇率军在长平驻扎戎行防备秦国策动的进攻。赵国的那一行为显然激怒了秦国,于是秦国起头筹谋对赵国的进攻,也就是后来闻名的长平之战。从长平之战的成果来看,平原君赵胜的那种看点显然是招致后来赵国进进无法奉求的死局的重要原因,固然不承受上党未见得赵国就能在最初击败秦国同一全国,但是做为弱者主动招惹强者,一定是不智的。并且赵国也因为妄想那十七座城池招致几百年积累的国力消耗一空,从此失往了可以挑战秦国的军事强国地位。由此看来平原君赵胜难辞其咎。

汗青上长平之战实的全怪赵括吗?

耐久战与速决战,其实赵都城难以获胜在公元前260年正式发作的长平之战中,起首是廉颇做为赵军主将,在与秦军几次比武皆倒霉的情况下,转而抉择固守堡垒的防备战略。坚守不出的战术招致秦军也一时难以取胜,两边陷进僵持。但是赵孝成王对廉颇的固守不战的战略十分不满,以致于后降临阵换帅,由主张速战的赵括代替廉颇出任主将,随后赵括在主动出击中被秦军围困,最末招致整个战局崩盘。从那个战争颠末来看,似乎廉颇的战术是对的,赵括的战术就是夸夸其谈的错误战术,因而赵括的责任更大,假设陆续廉颇的战术或许赵国能有胜机。

速决战术:那一战术在事实上已经被最初的成果证明确实是不成取的,事实秦军的强大已经屡次被证明,并且廉颇在长平之战的初期是与秦军停止过比武的,成果都证明在野战中主动与秦军匹敌赵军还难以获胜。并且即便廉颇退进堡垒固守都还有很多堡垒被秦军攻破,并且赵军中的高级军官的伤亡比力多,充实申明赵军即便防备也十分食力。所以赵括的速战主张是求助紧急而冒进的,因而赵括确实负有不成推卸的责任。

耐久战术:那一战术确实在战场上迟滞了秦军的进攻,获得了必然的效果,至少连结了赵军没有崩盘,战局也能牵强庇护平衡。但是我们从长平战场放大到秦赵两国来看,其实陆续僵持下往赵国也未必可以获胜,事实其时的相持已经根本耗空了赵国的后勤积蓄,我们从史乘上发现赵国已经起头向齐国借粮了,并且赵国固然在军事实力上能够与秦国比赛,但是从综合国力上却比秦国差的很远,所以僵持下往秦国照旧获胜的可能性较大。所以耐久战术只能是说在其时的战场上最准确的抉择,但是假设放大到两国国力的比拼来看,照旧不敷以改动整个战争的结局。

汗青上长平之战实的全怪赵括吗?

外交失策,长平之战失败的另一重要原因战场上陷进时局,往往就需要其他方面的因从来逃求变革,而外交手段就是最有效的体例。其时赵国君臣也确实考虑到了那点。但是很可惜赵孝成王又抉择了错误的办法。

向关东诸国求援:那是赵国官员虞卿提出的计划,他建议向楚、魏等山东诸国求援,操纵那些国度的力量改动战争格局,让秦国恐惧东方六国合纵攻秦,然后再与秦国议和。那个建议长短常合理的,事实其时秦赵两国几乎倾尽全力,秦国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可能不会善罢甜休,只要撮合其他国度构成合纵力量才气让秦国投鼠忌器,才会见好就收,赵国即便缺失一些利益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间接向秦乞降:那是另一位赵国官员楼昌的建议。他简单认为派出使者往向秦国乞降就能处理长平的困局。而虞卿针对他的建议提出秦国兴师动寡绝不会随便罢兵,并且秦国还会操纵赵国乞降的时机,假拆会谈,让全国诸侯认为秦赵之间不会陆续交战,其他列国合纵救援赵国的可能就会变小。

年轻的赵孝成王显然又做出了错误的定夺,并且秦国也确实如虞卿料想的那样,假拆附和议和,不只麻木了赵国,并且使得其他国度认为赵国没有亡国的求助紧急,不肯冒险搭救赵国。曲到长平之战赵国打败,已经面对亡国之危时,其他国度才从头组织合纵救赵。不能不说此次外交失策根本决定了赵国在长平之战已经陷进死局。

汗青上长平之战实的全怪赵括吗?

赵孝成王:一个无法的首恶祸首综合来看,整个长平之战其实应该负更大责任的是赵孝成王,事实在承受上党、外交失策、入彀换帅等方面都有他的责任。但是我们也应看到他也有许多无法的处所:

亲政不久:长平之战本色上是赵孝成王亲政以来的第一次严重战争。此时他才刚刚亲政三年,仍是一个年轻的国君,治国理政方面他与老道的秦昭襄王还相差甚远。所以他在许多决策上仍是不敷干练,固然他在那几次抉择中除了最初一次临阵换帅似乎没有看到与大臣的筹议过程,但是在承受上党和外交决策上他都是咨询了大臣的定见,只是他做出了错误的抉择。

他的履历使他产生了错觉:我们固然无法详尽领会赵孝成王之前的生活履历,但是我们能够做一个推论,他在公元前277年被立为太子,在公元前266年继续赵国国君之位,但是因为继位时还年幼,所以由母后临朝听政,前人十五六岁即可算成年,因而由他母后临朝那一点申明他继位时应该不超越十五六岁,那么我们估量长平之战时他应该只要二十岁摆布。那么我们来看他二十岁之前能够接触和熟悉的工作有哪些呢?从公元前277年被立为太子起头到公元前262年承受受骗,我们从史籍中发现,赵国几乎是不败的存在,在与齐、魏、胡人和匈奴人的做战中全数取胜,即便与秦国的交战,也只是在不关键的小战争里失败过两次,但是闻名的战争里却都是赵国获胜,秦军失败。好比赵括的父亲赵奢批示的阏与之战和赵孝成王继位后秦国攻赵之战。那些成功一定使年轻的赵孝成王低估了秦国的力量。

恰是因为年轻,并且对秦国的实力认知上有误差,招致赵孝成王在长平之战中屡次做出错误的决策。但是此战之后他就敏捷生长,长平惨败的危局下,赵孝成王连合军民守住邯郸,保住赵国不灭,同时还击败了想浑水摸鱼的燕国。尔后他的统治应该算不错,只是长平之战确实缺失太大,赵国短期内难以恢复国力,加上后来赵孝成王的继续者乏善可陈,最末赵国再难兴起。

综上,长平之战的失败显然不克不及全怪赵括,假设说谁的责任更大的话,应该是年轻的赵孝成王,事实那些错误的决策都是由他做出。但是提出承受上党的平原君和提出间接向秦乞降楼昌都有必然的责任。当然同样年轻的赵括提出或迎合速战战术,而且在进进长平战场后陆续施行那一战术,最末招致兵败同样负有不成推卸的责任。

0
回帖

历史上长平之战真的全怪赵括吗?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取消确定

图片上传中
编辑器信息